追蹤
中國古代神話故事精選
關於部落格
神話是人類社會幼年時期的產物,是原始社會最早的藝術形式之一。是古代勞動人民對社會和自然現象的美妙解釋和奇特想像。遠古時代,人們瞭解的科學知識很少,有許多自然現象不能理解,如為什麼會有花開花落?為什麼會有月圓月缺?為什麼日月星辰都往西落?水為什麼江河湖海都向東流?因此,他們就把自然界各種變化的動力都歸之於神的意志和權力。他們認為這些變化莫測的現象都有一個神在指揮著、控制著。於是在他們心目中,一切自然力都被他們的想像形象化、人格化了...
  • 8988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8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江叟遇樹仙

只見曠野之中有幾個人環坐在一起飲酒、唱歌、跳舞。於是江叟就站起身來,到那邊去了。那兒個人一齊欣然而起,揖讓江叟和他們一起坐。江叟見七個人都是書生打扮,都彬彬有禮,就問道"看各位君子,屬於讀書人,怎敢在這四望無人的野外聚飲?"有人回答說"我們七個人,都負有濟世之才,之所以沒有被重用於當世,這也和穎處囊中一樣,正在謀劃仕進的辦法呢。我們碰巧偶然相會,談論之間,您忽然光臨,我們有幸與您一起飲酒,共賞美景,盡興為快,又何必居住絹閣,乘坐龍舟才能喝一頓酒呢?"

於是就笑著對江叟說"我們是七個樹仙。頭一個是松樹仙;第二個是柳樹仙;第三個是槐樹仙;第四個是桑樹仙;第五個是棗樹仙;第六個是栗樹仙;第七個是中草樹仙。現在咱們各言其志,您聽了不要講出去。"

那松仙就起來說道"我本來處在空山之中,是非常之材,身負堅貞的氣節,雖然霜也欺淩雪也來犯,但是不能動搖我的高尚情操。如果高明的工匠建築大廈,揮起斧頭,木頭不論長短,各有用場。橡子模子儘管很多,但是缺少棟樑。我就一定具備棟樑的大用。我得到重用,那就永遠沒有傾斜倒塌的憂患了。"

其次一個人站起來說"我的這個風流的名字,聞於古今。我只恨隋煬帝不回來,沒人知道我。張緒效仿我,空留名字於書籍之中。令人高興的是,我的花絮飛揚就有才子詠詩;我的葉子還嫩,就有佳人學畫。我的柔弱勝過剛強。我將保持自己的性情。"

又一個人說"我受陽和的恩澤,卻是不成材的樹木。大河裡沒橋,人家不取我;大廈裡沒棟,人家不用我。如果沒有好木匠加工,那就肯定不合乎長短大小的要求。晾!依靠我的有三公之名呢!"

另一個說道"我平生喜歡蠶,供蠶食用,從不推辭。蠶就是繭,繭就是絲,絲織出絹羅,絹羅成為貴族的用品。如果那些貴族階層的人,看到絹羅的美麗能夠想到我,我又何必做什麼棟樑和模子橡子什麼的。"

下一個說"我自從辯士蘇秦進入燕國那天起,就己經有了兼濟的名聲。不光漢武帝給了我封號,以我為禮物送人,足以表達赤誠之心。我又何必憂慮不為人所知呢?"

再一個說"我雖然處在蓬草之間,性情樸實而恬靜,但是也可以對大國有所幫助。倘若皇家立宗廟,虔誠地祭祀鬼神,就會效法古人而用我。我實在可以讓百姓戰慄。"

最後一個說"我與大夥有什麼不同?天也蓋我,地也載我,春天我就繁茂,秋天我就凋落。近代人認為我不成材,我確實經常感到憤慨不平。我不處在山澗底下,怎能看到我有淩雲之勢;我不處在屋宇之下,哪能知道我是構廈之材。千裡馬不馳騁就是跑不快的劣馬,美玉不從瑛中剖出來就是頑石。所以,不一定松樹就可以建大廈淩雲霄,不一定我就不能建大廈淩雲霄。這叫做聽信一個人的話就大喪其真了。我因此才敬慕隱逸淪落的人們,並且韜藏自己的行跡。我若能遇上陶潛那樣的長官,就又有用了。"說完了,樹仙們又是自歌自舞起來。江叟於是酷町大醉。

過了好久,江叟醒來,一個人都不見了,恍恍惚惚中,他感覺自己好像是做了一個夢。這時,江叟看見一個高達數丈的巨人。巨人來到大槐樹旁邊坐下,用毛茸茸的大手摸著江叟說"我以為是個鏟地的農夫,卻原來是個醉鬼!"

於是他把大樹敲了幾下,說道"荊山中的二弟來探望大哥。"大槐樹就說道"有勞老弟了!"

似乎聽到大槐樹上有人下來與巨人說話。片刻之間,航籌交錯的聲音頻頻響起。

荊山槐說"老兄哪一年準備拋棄兩京道上槐王的地位呢?"

大槐樹說"我一百八十歲的時候,想要放棄此位。"

荊山槐說"大哥不知道老之將至,還如此顧忌此位,簡直要到了火入空心,膏流節斷的地步才知道隱退。可真是個無厭之士。為什麼不現在就借著那震霆之力,自拔於官道?那樣一定能成為有材用的樹木,成為建築高樓大廈棟樑。這樣做,尚可留住重重的碎錦,片片的真花。哪能等到他日做朽爛蟲蠢的燒柴,同人灶坑燒成灰燼呢?"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