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中國古代神話故事精選
關於部落格
神話是人類社會幼年時期的產物,是原始社會最早的藝術形式之一。是古代勞動人民對社會和自然現象的美妙解釋和奇特想像。遠古時代,人們瞭解的科學知識很少,有許多自然現象不能理解,如為什麼會有花開花落?為什麼會有月圓月缺?為什麼日月星辰都往西落?水為什麼江河湖海都向東流?因此,他們就把自然界各種變化的動力都歸之於神的意志和權力。他們認為這些變化莫測的現象都有一個神在指揮著、控制著。於是在他們心目中,一切自然力都被他們的想像形象化、人格化了...
  • 9084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5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成公智瓊

 

經過七八年,弦超的父親給弦超娶妻之後,他和成公智瓊以及自己的老婆分日而宴樂,分夕而共寢。逢雙的日子,他和成公智瓊在一起,而逢單的日子,他就和自己的老婆在一起。倒也平安無事,琴瑟和諧,其樂融融。成公智瓊夜間來早晨去,迅捷如飛,只有弦超能看見她,別人都看不見她。每當弦超要遠行時,成公智瓊就己經把車馬行裝安排得整整齊齊等在門前,走百里路不超過兩個時辰,走千里路不超過半天,簡直是風馳電掣,如踏飛輪。

弦超後來做濟北王的門下小吏。那個時候,文欽作亂,魏明帝東征,諸王被遷移到郵宮,各王宮的屬吏也隨著監國的王爺西遷。郵下狹窄,四個吏員同居一間屋子。弦超獨臥時,成公智瓊照常能夠往來,同室的人都懷疑弦超不正常。成公智瓊只能把自己的身形隱匿起來,但是不能把聲音也藏起來。而且成公智瓊芳香的氣味,彌滿屋室,終於被同室相伴的吏員所懷疑。後來弦超曾經被派到京師去,他空子進入集市,成公智瓊給他五匣弱紅顏料、五塊做褥子的麻布,而且彩色光澤,都不是郵城集市所有的。同房吏盤問他這是怎麼回事,弦超性格疏朗,不善言辭,就詳詳細細地向他們全盤托出了自己和成公智瓊相識、相戀的故事。

同室小吏把這些情況向監國王爺報告了,監國向他訊問了事情的底細和原委,也知道天下有這種神異的事情,又恐怕得罪成公智瓊,因此就沒有責怪弦超。後來,弦超晚上回來,成公智瓊自己請求離去,她說:"我是神仙,雖然與您結交,不願讓別人知道。而您的性格粗疏而不細,我今天的底細已經暴露無遺了,不能再與您通情接觸了。多年交往,結下情誼,恩義不輕,一旦分別,哪能不悲傷遺憾?但情勢如此,不得不這樣啊。以後沒了我的關照問候,你好自為之吧!我們各自努力吧!"說完,成公智瓊喚侍禦的侍女擺下酒席,又打開柳條箱子,拿出織成的裙衫和兩條褲子留給弦超。又贈詩一首,握著弦超的手臂告辭,眼淚流淌下來,然後表情嚴肅地登上車,像飛逝的流水一般離去了。弦超多少天來憂傷感念,幾乎到了萎靡不振的地步。

成公智瓊離開後的第五年,弦超奉郡裏的派遣到洛陽去出差,走到濟北魚山下,在小路上向西走,遠遠地望見由洛道旁有一輛馬車,有一個女子在裏面恬靜地坐著。弦超隱隱約約地感覺似曾相識,待到走進一看,果其不然,真的是成公智瓊,他於是就掀起帷布相見,兩個人悲喜交加,報頭痛哭一場,互相傾訴了相思之苦,又是一番感慨唏噓。停止住了悲傷,成公智瓊讓他上車拉住繩索,來駕禦馬車。他們同車到洛陽,又重修舊好,到太康年間還在。但是並不天天往來,只是分別在二月二日、五月五日、七月七日、九月九日和每月初一、十五見面。成公智瓊每次到來,往往過一夜才回去。

晉代的當朝大臣、文學家張華還為成公智瓊寫了《神女賦》,其序文說:"世上談論神仙的人很多,然而沒有人驗證它,如弦超之妻成公智瓊的從天而降,就是近於事實而有驗證的例子"。

甘露年間,河濟一帶往來京城的人都傳說這件事,聽到的人常常認為成公智瓊是鬼魅姐姐一類的妖孽鬼怪。關於此事,談論的人滔滔不絕,不同的人說的卻都一樣。還有人認為流俗小人好傳虛浮偽詐之事,徑直說此事是街談巷議,不足為奇,是說傳的謠言,未及考核。等到後來張華遇見濟北的劉長史,他這個人是個明察有信之士,他親自見過弦超,聽弦超親口說過,讀過成公智瓊的文章,見過成公智瓊贈送的那些衣服,自然不是弦超這種平凡低下、才正在學淺的人所能編造的。可見,這件事情是真實的了。

張華又推究查問左右知道這件事的人,他們說當神女成公智瓊來的時候,全都聞到了熏香的氣味,聽到了言語之聲,這就明顯地證明不是弦超因為無聊而造成的臆想了。又有人說曾經看見到弦超體魄很強壯,在雨中徑直跋涉大河大澤而身體上面不沾河水,就更加覺得奇怪。鬼魅接近人,無不使人身體羸弱生病受損而消瘦。如今弦超平安無恙,而與神人飲宴同寢相處,縱情恣欲,的的確確讓人感到很奇怪了!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